關於執念,

一個刑警對於手邊未結事件的執念?

這個執念,開啟了過去與現在的對話,

透過一個對講機(沒有電池的老舊對講機),

一個壓根就不可能發生任何對話的對講機,

成就了一段過去與現在交錯的現實,

開啟這個對話的是刑警李材韓,

在未來與之對話的是警衛朴海英,

對講機開啟的時間總是在晚上11:23,

在這個時間點,過去與未來有了聯繫,

一切的開頭起於2000年金允貞綁架事件???

一起未結事件,一個年幼目擊者不被重視的證言,

一個孩子對於警察體系從信任到不信任的過程,

而這個孩子,最終成為了警察,

一個對警察嗤之以鼻的警察。

 

1989年 京畿南部連環殺人事件

1995年 大盜事件

1997年 紅院洞連續殺人事件

1999年 仁州高中集體性侵事件

2000年 金允貞綁架事件

 

首先,時間軸的混亂,

李材韓與朴海英二人的關係,

這幾起事件與這二人之間的關聯,

劇情由2000年金允貞綁架事件揭開序幕,

在那個當下,看似不相干的二人,

因為這起事件產生了聯繫,

對2015的朴海英而言,是李材韓開啟對講機的,

然而,對1989的李材韓,是朴海英開啟對話的,

而在2000年時,李材韓很明顯的是在對朴海英警衛說話,

也就是在2000年之前,李材韓已經知道對方是誰,

而對方告訴過他不要到善日精神病院,

但在那個當下,朴海英很明顯的不知道對方是誰,

一切就在如此不可思議的情況下進行著,

一個在過去利用有限的技術為手邊案件疾奔著,試圖在時間內解決案件,

一個在未來利用新時代的技術與分析方法,對極其稀少的資料量進行分析,試圖解決那些長期懸而未決的案件,

但…過去與未來是之於在外部觀看著的我們,

對他們而言,那是現在,

只是他們知道,他們一個在過去,一個在未來,

他們都一樣在他們的現在爲真相努力疾奔著,

而過去是可以改變的,過去改變的同時,現在也改變了。

 

究竟是怎麼樣的執念,讓一件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發生?

是一個刑警對於手邊案件的執著,

是一個刑警對於犯罪者理應受到應有制裁的信念,

無論是否有錢、有權、有背景,只要犯罪,就理應受到制裁的信念,

他絕不放棄,他將一路走到底,

這樣的執念,開啟了這一連串過去與未來的對話,

透過這一連串對話,這一連串不斷循環的對話,

似乎也代表著不斷改變的過去與未來。

 

在這段對話的過程中,

這二個人都曾發生不想再繼續進行對話的情況,

因為他們發現,改變過去,是要付出代價的,

也許救了一個人,但死了另一個不相關的人,更甚至不只死一個人,

也許讓一個人變的不幸,卻救下了九個人,

也許抓到真凶了,卻毀了另一個人的人生,

也許連真相都來不及揭發,就讓自己死於非命,

不只關乎人命生死,更關乎人生,

只能說編劇真的很殘忍,

並沒有給我們那種他們用盡力氣為破案、救人奔馳著,就真的讓結果變得無比美好的光明劇情,

相反地,對講機攪亂了的不只是一樁案件,更是數個人生,

而這些個人生,有的更甚至不是路人,而是對他們而言,在情感上有交集的人們,

只是他們想要放棄對話的時間點並不一致,

當一個想要放棄之時,另一個便會要對方不要放棄,

這二人都有在當下不能放棄的理由,

也有在當下無力承受事件後果而想要放棄的原因,

只是很巧的是當一方發生無法承受結果的痛苦時,

另一方便發生必須不計代價改變結果的事件,

是以,他們的對話持續著,而他們的人生也因此糾纏著,

也許一開始便是這二人糾纏著的人生,引起一連串對話,

而進行對話著的他們,讓他們的人生更加緊密,

唯一不變的他們都想要對方幸福的心情。

 

其實看到結局,

我還是不知道如何釐清這令人混淆的時間,

只是隨著劇情發展,在對話的二人似乎永遠無法相遇的平行時空裡,

一起跟著朴海英對案件有限的資料進行速寫,一層一層抽絲剝繭,

一起看著李材韓在案件發生的當下狂奔疾走,一步一步追尋真相,

一起跟著車秀賢陪著這二個人,走過這些個案件的脈絡,無論是在過去、抑或是未來…

在這個過程裡,他們三人的存在都不可或缺,

李材韓,這個不說好聽話的鐵漢,

用那不畏強權的頑強,

那拿生命當賭注也要揭發真相的勇氣,

他用他的生命,為車秀賢、朴海英做了一場最深刻的示範,

因為他,0.5車秀賢變成了端正的組長,

而這個端正的組長讓這個沒教養的小子終於學會尊重,

因為他,這個不信任警察的孩子,認知到有那麼一個永遠不知道放棄的刑警從沒放棄他,

而這個不信任警察的孩子,教會了這個鐵漢試著柔情對待一個身兼刑警身份的被害者,

讓這個被害者堅持下去,最終成為一個好警察,

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彼此成為彼此的力量,

因為他,這個世界又多了二個好警察,

相反地,也可以說是因為這二個好警察讓他變成一個更好的警察, 

而最後一幕,那依然朝向即將面對的未知疾奔著的兩人,

那個站立在病房窗前,遙望遠方似是在等待著什麼的那個人,

不管「2/4不要到正修療養院」的訊息,是否代表前往此地即將為二人帶來深不可測的危險,

不管對講機閃動的紅燈以及接收信號的滋滋聲,是否代表著那個人的生命又在未來的某一天結束了,

他們只是用行動告訴我們,

無論即將來到面前的是什麼,都不用太早絕望,

因為只要不放棄,就有希望,

『絕對』不要放棄!!!

 

寫到最後,

Signal,

關於人生,

關於信念,

關於真實,

關於永不放棄,

透過那閃動的紅燈、滋滋作響的信號,

他揭露了人性最黑暗一面,

也在那黑暗中為我們攜來一絲光明,

那微弱…卻實實在在閃動著的黑暗中的光明,

忽明忽暗,如人性一般。

 

 

本來想做個表比較一下,後來放棄了…… 實在是太複雜了,不適合我簡單的腦袋。                                                    

  朴海英   李材翰
1  

2015/7/27善日精神病院,發現金允貞事件嫌疑犯骨骸   

? 在朴海英要他不要去的善日精神病院,發現金允貞事件嫌疑犯屍體
  結果:金允貞事件抓到真兇,取消了重大案件起訴時間    
2 回報李材翰順利解決金允貞案件  

同一天,將死之時(23:23),告訴對方這是最後一次對話,但是對講機將重啟對話,要對方說服1989年的自己。

3 京畿南部連續殺人事件,告知第七起事件地點及下一起事件發生地點。 1 京畿南部連續殺人事件第七起事件搜尋現場,與對方所說吻合。
  結果:第八起事件原為死亡,變成獲救,第九起、第十起事件發生時間與地點皆發生改變,但在第十起事件被害人留下了關鍵的證據;也就是說若非對講機導致被害人的改變,這起事件仍然會是未結事件…   結果:救了第八起事件被害人,死了一位誤抓的嫌疑人,以及仍然有第九起、第十起事件的發生,但是原來死的人沒死,沒死的人卻死了…第十位被害者是李材翰的初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ceaneve 的頭像
oceaneve

。,;:的晃盪

oceane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